PlayPause
Slider

第四篇:牧靈經驗-荊棘

我想本書的讀者有很多是神職人員(非神職讀者可以不看此篇)。這是我多年來接觸教友的工作中所累積的經驗。我無意教訓任何人,只想告訴我的同事們,我度過的生活和你們相同,艱難困苦也一樣,如果可能再開始我的牧靈生活,我願生活得更完善些,為我的靈魂,以及上天托付我的靈魂,也會有更多的神益。曾在迷途徘徊過的人,既有親身經驗,也會引導別人,供給別人更準確的目標。晉勞多說過:「靠別人的經驗得到的知識,才是巧妙的知識。」聖經也說:「你可請問老年人那條路更好。」(耶六16)

我把這篇取名荊棘,因為荊棘雖然刺人,但很輕,無害於生命。獲得經驗不易,然而經驗確實有利。所以把經驗叫做荊棘。

以下就是我的一些經驗:

一、克服危機

聖教會具備幾個特點:教難時──興旺;受創傷後──勝利;真理越辯越好;似被攻破,卻屹立不搖。(依拉立聖師論三位一體,四章。)

在我生命裡相當長的一段過程中,我親身體驗過四種宗教和政治上的危機:(一)羅斯米尼的論戰;(二)現代主義的猖獗;(三)國家和教會間的衝突;(四)國家主義──

(一)羅斯米尼的論戰:青年神父應從教會的現代史上,得到服從羅馬的重大理由。新思想似乎很吸引人。但該了解,任何優良而有益的思想定被羅馬接受。至於帶有危險性的思想抵不住羅馬的真理。羅馬不輕易發表決定性的言論。如不妨礙羅馬的最高原則,自由辯論是有益的。如果表示了意見,必是真理的砥柱。

這裡提出幾個事實:

我年輕時,杜靈院長還在世,因為他不願接受「羅馬教宗不能錯」的道

理,成立了「老天主教派」。那時在註定失敗的悲慘陰影下,不停地活動著。如今已成往事殘跡。

② 一九○四年法國政府擬以文化組織破壞教會聖統,教會財產多被充公。但神職界和教廷却保持密切聯繫。教宗碧岳十世擺脫了法國政府的干涉,於一九○六年任命了十四位主教在羅馬祝聖。以後教廷和法國關係改善了,並互派大使。這正是「我們是在仇敵中得到救援。」

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毁滅了許多悠久的歷史和有權勢的國王。然而羅馬卻不受影響,反而更茁壯。一位外交官對我說:「連勝利者都損失慘重,只有天主教得到勇氣與尊嚴。」

④ 蘇俄東正教因為太依恃國家的勢力,最後也同國家一起沒落了。

⑤ 德國納粹摧毁了所有的基督教派,而天主教卻屹立不搖。

(二)繼羅斯米尼論戰後而興起的是現代主義:教宗碧岳第十的聲明,使現代主義的熱潮下降。其實現代主義也不過是唯理主義染上宗教的浪漫主義的色彩而已。自此教會站立的更穩固、更具活力。

(三)宗教與愛國熱忱的衝突:我幼年時代,唯物主義和反神職主義,在政界和校園盛行一時。他們透過立法摧殘教會如癡如狂。校長賈沙拉神父曾這樣說過:「我們什麽都不參加,也不給別人找麻煩,我們只知為人做事不求報酬。結果他們卻反對我們,磨難我們。」

現在教廷和義國簽訂協約了,十字架又出現在教室裡,宗教課又恢復了,公教大學也經政府批准立案。

這一切,都使青年神父振奮,而爭相從事文化傳教。他們應認清時代和自己的責任,趁機充實自己。不然就是把光明藏在斗裡。

我年輕時代,組織公教進行會是一件難事。有被人視為叛亂份子之嫌。青年人遠離我們,誤把這組織當成是反義國的工具。如今雨過天青,毫無困難。

(四)再看看莫索利尼和希特勒時代,國家主義盛極一時。把歐洲毁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:以野蠻方法劃分疆界製造糾紛;以獨立為藉口達到自私自利的目的。一切都和天主教的基本道理背道而馳。四海之内皆兄弟也,大家需要彼此幫助。政治上的分野不應是自私及仇恨的原因,而應是國與國間的橋樑,藉此才有精神及物質的交往。在國家主義造成的廢墟上,聖教會超然獨存。

上一篇    回目錄    下一篇

佳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

地址:108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

電話:0986-882311

email:gabriel@hibox.biz

聯絡我們(線上表單)

線上客服(佳播Line官方帳號)

gabriel Line QR Code clear     

若您有購書問題歡迎加Line聯絡我們

Go to top
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
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,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,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。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