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Pause
Slider

7清貧女士

以後不久,聖方濟把佳蘭及其同伴們從聖安哲樂的本篤會院送到聖達勉堂去,並有意要她們長此住下去。

聖達勉堂是個半毀的老舊聖堂,堂內的耶穌受苦受苦像曾對聖方濟說:「方濟,去把我的殿宇修補起來,它正在坍塌呢!」當時青年的方濟認為是要他修補物質的殿宇,所以他即時動手,用石頭及水泥等材料把它修補了。後來他才了解基督給他說的話另有所指,即所謂的殿宇是指祂在十字架上受苦的奧體——聖教會。

他棄捨了他的財產,他放棄了俗世的雄心大志,他立意成為卑微而清貧如洗的人。他既然處理了一切,就同清貧女士結了婚,共成一體了。

即便在方濟全心全力而欠技巧的修補之後,聖達勉堂依然是個既貧且陋的地方,像天神之后聖母堂一樣,既窄小又黑暗的哥德式聖堂,不過,聖堂四周的構造確合為少數修女作修道院,尤其為「清貧修女」更適合。也就這樣,在聖達勉堂產生了方濟第二會——女修會,它的名字叫「清貧修女會」。「清貧修女」——是的,這正好。沒有必須說的:清貧修女靠施捨生活,吃乞丐的飯,必然地有飯吃的時候少,而蠻飯吃的時候多。

方濟自由自願地擁抱貧窮。佳蘭希望成為貧窮,希望貧窮就是她本人。在此意義之下,佳蘭和方濟成了一路人,在極嚴格的貧窮上,為了愛,他們尋找、接納、追隨那位偉大的窮人——宇宙的主宰——耶穌基督。

這一座有偉大十字苦像的老舊聖堂,被原野鮮花一簇簇地,陪襯的非常美麗。在半圓形的凹室,是「清貧修女」的歌詠席位,都是粗糙的木製品。在地板石上固定著一根短柱,柱頭頂著讀經檯,檯面有一盞照明的油燈。有鐵格子隔開修女經堂和聖堂。修女從鐵格子開口處恭敬領聖體,通過一道沒有柱頭而用壁柱構造的小迴廊,可以進入狹小而暗淡的餐廳。餐廳內沿壁排列著沒有桌布的粗糙木製的餐桌。感謝仁慈的上主,清貧修女享用她們所能乞討到的任何食物。但是佳蘭自己覺得,整塊麵包為她太過富裕,她寧願吃麵包的硬皮或零碎。她們要的是人家丟棄的東西。她們靠著殘湯剩飯生活。若有人給她們整塊麵包,她們視為很大的恩惠。

樓上只有一間房子,清貧修女們都住在那裡;在屋頂椽架的下面,有一間很大的房子,空無一物而且很冷。她們的眠床不是別的,而是一梱樹枝鋪成的臥鋪,還有一塊用作枕頭的木塊,床上鋪的是粗麻布,和一張縫縫補補的蓋被。

一年四季,無論春、夏、秋、冬,修女常是赤腳而行,穿著粗糙的布衣,腰間束著條繩子,她們在自己的短髮頭上套一塊白布,再戴上黑色的頭巾。佳蘭更在衣下,穿著一件豬皮治的粗硬毛衣,而且是粗面貼著皮肉的。

「清貧修女」真是一貧如洗的啊!,不可能有誰比她們更貧窮了。在聖達勉修道院裡,佳蘭渴望她是貧窮之最者。在全球各地沒有比她更窮的婦女:所有的東西都不是她的,一切的一切全是借來的,是只借給她的。

自願的貧窮不光是接受而已,而且是求之如至寶的,如同一項偉大的特權;快樂的貧窮,於貧窮中自得其樂,自樂的貧窮沒有不樂的,也絲毫不覺貧窮之苦的。不錯,貧窮是長了滿身刺的,但它開放的花朵卻美似玫瑰,在聖寵神恩的化育之下,它有悅人的笑容,有愉快的面孔。

在聖達勉修道院內沒有哀聲或嘆氣。,地方雖小而簡陋,但並不難過;餐桌上雖然粗簡而寒酸,但不因此而起怨聲。樹枝鋪的眠床固不溫暖舒適,但並不因此而感痛覺苦。佳蘭一心想成為清貧的化身。實在的,無人比她更窮,也無人比她更快樂,她是越窮才越快樂的。

前一篇    後一篇

佳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

地址:108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

電話:0986-882311

email:gabriel@hibox.biz

聯絡我們(線上表單)

線上客服(佳播Line官方帳號)

gabriel Line QR Code clear     

若您有購書問題歡迎加Line聯絡我們

Go to top
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
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,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,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。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