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Pause
Slider

5. 叔父毛南道(Monaldo)

奧多拉納(Ortolana)女士是四個待嫁女兒的寡母,但她並不孤立。她亡夫的兄弟,亦即孩子們的叔父,住的離她都很近,而毛南道住的特別近,他是最年長的,也是最有權力的。

這幾位叔父和老大毛南道,都把姪女們的婚配大事當作自己的責任。他們是貴族家庭,所以要娶法偉讓女兒的人家,必須是富裕的貴族人家才行。雖然她們是無父的孤女,但是在亞西西沒有一個少女,比柏楠達、佳蘭、依搦斯和碧翠蒔四姐妹受到的照顧更好。她們的叔父和堂兄弟們都不斷地關照她們,看著她們。

所以當毛南道一聽說佳蘭出走了,眼前一陣發黑,好像失去了視力,又好像在城市廣場中央,挨了最兇惡的敵人一重擊!那個流氓方濟!他搶劫了他自己的父親,還不以為滿足,。現在又劫掠了法偉讓的家眷!他使商人受了羞辱,現在又玷汙了貴族階級。他既使他自己的父親陷入困境,現在又來毀壞了佳蘭!

毛南道叫他所有的親屬武裝起來。時間非常緊迫,當他們在「零碎地」周邊樹林集合之前,太陽不至升高。總之,佳蘭在那裡的時間不長;因為她剪髮之後,方濟就把她交託給聖保祿的修女照顧。

修女會院有如城堡。無人能進去,即便用強力也不能。毛南道威嚇、大吼。眼看那些凶暴的態勢毫無效果,遂改變聲調,試圖得到他姪女的信任。他又通過中間人,請求她想一想,她這一出走加給母親的痛苦有多麼大,又會因這種事給她的姐妹們產生許多傷害。但這一切的話都不能使她動搖,因為那些話都像空氣一樣,毫無重量。

於是,他要求親自和她講話。佳蘭同意了,但她選定了聖堂為會談的地方。靠近祭台,她會覺得安全。毛南道和眾親屬及家僕等,把刀、槍兵器放置於門外,遂進了聖堂。他勉力以溫柔的外表遮掩他們的憤慨,雙膝跪在祭台前,也劃了十字聖號。但他們一看見佳蘭從歌詠席間走來時,便都起身站了起來,好像要撲上去抓人似的。

佳蘭快步走來,走上祭台台階,右手抓緊白色的台布。這是在那些強暴的日期,到聖堂裡求庇護權利者的一種姿勢。如同嬰兒用其小手抓緊母親的衣服時,才有安全感,所以逃難的仁和遭受迫害的人,能抓住祭台布所表示的慈母教會的懷抱時,不但感覺安全,而且實際上也真的安全了。在這世界上,沒有一種能力,可以把佳蘭從她求得的權利中拖走。

毛南道和其他親屬人等,都相當地明白了佳蘭的作為。但至少他總可以和她說句話吧?

佳蘭的右手依舊抓緊祭台布;她抬起左手拿去頭上的黑布頭巾。他們一發現她的一頭金色的美髮不見了,心頭一陣悲哀的刺痛。佳蘭面向他們看了數秒鐘,好像在等待他們的讚美。然後,她把黑布頭巾再戴上去並垂於面部,放開了祭台布,而隱沒於修道院的陰影後邊去了。

前一篇    後一篇

佳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

地址:108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

電話:02-23112042

email:read.bible@hibox.biz

聯絡我們(線上表單)

Go to top
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