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ayPause
Slider

三、生命的圓滿時期

8. 撰寫會規

1). 弟兄團體的危機

在方濟從聖地返回義大利之後,面對修會一個新的情況。其實,當他還在敘利亞的時候,就已經有人向他報告,有一些具有影響力的弟兄願意將他們的會規向傳統的會規(如:本篤會或奧斯定會會規)靠攏。他們的主張出自一些明顯易懂的理由:傳統的會規比較精確、具體、有更多的法律條文,更易於領導與控制修會。面對這個挑戰,方濟斬釘截鐵地否定這些提議,並毫不讓步地再次強調,方濟會生活的唯一法治機構就是「福音」。

2). 辭去會長職務

現在,方濟再次回到家鄉。他發現弟兄們的數目已經快速成長到無法概觀的程度,覺得領導如此龐大的弟兄團體已超過自己的能力,遂決定不再擔任領導者,而只作一位弟兄。他不願以權威領導修會,而願意成為弟兄團體生活的榜樣:「我的職務是精神性的,而不是組織與結構性的。」他將領導的職務交與他人,先是Peter Catani;當這位弟兄去世後,又交給出身Cortona的厄里亞。

3). 會規

當然,放棄領導職務並不意味減低方濟的權威。相反地:他得到一種內在的、精神的權威,而且直到去世,從未失去。正因為如此,當有必要重寫會規以符合當時教會規定的形式時,仍是由他撰寫,這正式的會規於1223年得到教宗批准。此外,方濟也以信件對不同對象發言:會長、整個休會、神職人員、城市首長、組成第三會的平信徒……在生命最末的時段,他也在不同的遺囑中,對自己的修會發言。方濟透過這些不同的機會,強調他的精神道路對所有的人都具有約束力。他生命中最大的痛苦就是經驗到修會的發展出現危險或錯誤,教會和修會的領導者多次自認為能夠使他的生活形式更易於聊解,而企圖將他的生活形式至於群眾法律之下,這些情況讓人最容易感受到他的憂傷,甚至是憤怒。當然,方濟多次也不得不顧及某些現實面,因此他雖然不同意,也在某些情況中也承認這些形式上的同化。

4). 「弟兄」(The Brother!)

1221年大會的情景特別清楚地使人看出,已卸下職務的方濟仍然擁有絕對的權威:當時3000多名弟兄齊聚一堂,其中一個議題是討論是否派遣弟兄們前往德國傳揚福音。雖然大會認為時機未到,而否決了此議案;然而方濟卻獨自一人反對整個大會的決議,認為現在是的時候了。

當時,方濟坐在會長厄里亞弟兄的腳前,他是大會主席,也是方濟的發言人。方濟拉扯厄里亞弟兄的會衣,厄里亞立刻俯身聆聽方濟說出其願望。隨後,厄里亞站立起來,並向全體弟兄宣告方濟的想法。當時,他這樣開始說:「弟兄們,弟兄(The Brother)說……」這樣的稱呼方式顯示,方濟以和「弟兄」成為同義詞,他的名字完全退居一旁。由於他的話語和他的生命完全一致,這才是真正的權威。

 P47

前一篇     後一篇

佳播企業股份有限公司

地址:108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

電話:02-23112042

email:read.bible@hibox.biz

聯絡我們(線上表單)

Go to top
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